行業新聞
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資訊 > 行業新聞

行業新聞

外國租客把家具搬到上海,這家國際社區是怎么應對的

 “你來得真巧,我剛從居民區回來!”3月4日,在黃浦區淮海中路街道新天地居民區辦公室門口,記者碰到了居民區黨支部書記王晴。這天上午,居委干部陪同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工作人員,上門走訪了7戶從國外回來的外籍家庭,落實居家隔離政策。

新天地居民區位于黃浦區新天地區域,是上海市中心的高檔國際社區。轄區內有翠湖雅苑、翠湖御園、翠湖嘉苑、華府天地、錦麟天地等7個商品房小區,常住人口近2300人,其中三成業主與租戶為外籍人士,涉及46個國家與地區。疫情發生以來,新天地居民區一下“冒”出很多居委干部過去沒有遇到的狀況。在居民區黨支部引領下,“三駕馬車”默契配合,不少突發難題迎刃而解。更讓居委干部沒想到的是,通過這一個多月與業委會、物業的“并肩作戰”,原來“進不去”的小區大門、“敲不開”的居民家門,現在對居委干部慢慢敞開了。

搬家風波

新天地居民區里中外租客較多,流動性比較大,隔三差五有人搬進來、有人要搬走。2月中旬的一天,居委干部遇到了一件難辦事:翠湖御園的一位德國籍租客向物業提出要“搬家”。

原來,這位租客是一家德企派駐中國的高管,企業因業務需要,將他緊急調回德國。在租來的房屋內,這位租客有大量自購家具,估計到很長時間內不會再回中國,他打算將這些家具搬回德國。

正是防控吃勁時,新天地居民區7個小區早就實行封閉管理,外來人員不能進去。搬家,意味著搬場人員要出出進進。物業經理吳源擔心:一旦放開這個“口子”,可能會帶來防控安全隱患,也造成小區鄰居的不滿。

吳源沒了方向,立即向王晴與居委會主任袁英琴求助。三個人商量后,想出了兩套方案。由吳源出面發微信與租客溝通,向他解釋“非常時期,不方便外來人員進出小區”,并向他提出了兩套方案:一是租客先回國,由物業將他的家具搬到物業一間空置房內暫存;二是家具留在出租屋內,由居委出面與房東協商免租存放到疫情結束。

居民區黨支部書記王晴、居委會主任袁英琴與物業經理吳源開了好幾次碰頭會,商量對策

 

對這兩套方案,德國籍租客都不認可。他說,如果家具這次無法隨他一起回德國,他日后還要專程來中國辦理,需要花費路費與時間精力。

考慮到這位德國籍租客確有難處,三人決定:幫助這位租戶“搬家”。

“搬家”已定,但怎么搬,很多細節要落實。三人制定了搬家方案:由物業給搬家公司發去一份承諾書,要求其承諾派來的搬運工人均沒有離開過上海,或從外地回來后已居家隔離過14天;在這戶租客居住的樓棟內,物業張貼了公告,詳細告知樓內居民“搬家公司會在什么時段進入小區,搬完后物業會如何進行場地消毒”。他們還一起規劃了搬家當天的細節:搬家車停在小區大門外,搬運工從單獨的行進路線中進出,確保不會到其他區域,物業人員全程現場監督,搬運后第一時間對出租房、樓棟以及搬運經過的路線進行消毒。

幾天后,德國籍租客順利搬家。他對居委干部與物業的細心安排很滿意,臨走時對著他們翹起了大拇指??紤]到疫情期間,可能還有其他租戶要搬進搬出,居民區黨支部與居委會以此為樣板,制定了居民區非常時期的“搬場規范”在各個小區推廣。

老人與貓咪

記者采訪時,正趕上一位業主給王晴發來微信,反映一位業主在小區散步時沒戴口罩。王晴答應這位反映情況的業主,會通過物業找到不戴口罩的業主,上門溝通,婉轉提醒其把口罩戴起來。我們這里不戴口罩的業主真的鳳毛麟角,相反,業主們是太重視防控安全了。”王晴笑著說。

面對這樣業主,居委干部的應對辦法是:在不影響其他業主的情況下,盡量滿足他們的訴求。

不久前,王晴收到了一位物業經理發來的求助微信。一位獨居老人向物業反映:隔壁鄰居春節前去了國外,至今未歸、鄰居家養的幾只貓咪留在了房間內,由保姆定期上門照顧貓咪。老人擔心,貓咪的排泄物等留在屋內會產生病毒,也擔心上門的保姆在走廊經過時可能會以“氣溶膠”的方式將病毒傳染給自己,要求物業“解決這件事情”。

與王晴商量后,物業管家聯系了遠在國外的貓咪主人,告知對方情況。對方表示,他們暫時不會回國。

王晴與物業管家一起到這位老人家,向他當面說明了鄰居家的情況,并保證會請保姆做好防控措施,由物業幫助保姆一起做好貓咪排泄物的處理。但老人還是不放心,他提出:要物業將他家對著走廊的大門的縫隙封閉起來。他覺得只有這樣,外面的病毒才不會進到他的房間。

在與這位老人的交流中,王晴得知,老人是一位知識分子。“我能感覺到,他很有自己的想法,也很堅持。”王晴說??紤]到老人的要求并不影響其他居民,為了讓老人安心宅家,王晴與物業經理積極回應老人的訴求。

第一時間,物業派出工程部工作人員上門,對老人家大門的縫隙進行了填充;物業管家按照老人的要求,幫他采購了口罩,并承諾會幫他把快遞、外賣送到門口,減少他出門的次數;因為老人一個人居住,王晴主動留下自己手機號碼,告訴他任何時間都可以撥打這個電話號碼找到自己??吹骄游刹颗c物業采取了這么多措施,老人覺得安心了。

 

意外收獲

上午10點半,翠湖嘉苑的業委會主任陸麗娟給王晴打來電話。“小區物業打算組織理發師到小區給業主理發,我們業委會成員覺得不太妥當。小區已封閉管理了,不應讓外來人員進入,再說街面上有些理發店已經開了,業主有需要可以自己去。”電話那頭,陸麗娟的聲音透出焦慮。“好的,業委會的意思,我明白了,我會去與物業溝通。”王晴答復她

翠湖御園物業管家陪同居委干部,給高齡獨居老人送去代買的口罩。

相比老公房小區,高檔國際社區的居委工作比較難做,普遍存在小區大門、居民家門難進的問題。但疫情卻讓新天地居民區的居委干部有了特別的收獲:與業委會、物業的關系更近了,不少業委會主任、物業經理發現情況、有了難事,會第一時間找王晴與袁英琴商量。“在這一個多月的并肩作戰中,他們發現居民區黨總支、居委會真的能幫助他們解決問題。”

在服務居民中,居委干部也在不斷地學習,提高與高檔小區業主們打交道的能力。王晴是個75后,是有著12年工作經驗的“老書記”;但她有11年時間里是在老小區工作,第一次服務高檔商品房小區,覺得“有很多不一樣”。

比如,在老公房小區,有人反映哪家居民在小區公共場所沒戴口罩,她可能會直接找到這戶人家說“你怎么不戴口罩,這樣不行”。“大家熟悉,直來直去,居民也能接受。”但在新天地居民區,她學會了委婉表達自己的觀點。“我會找個其他理由到這戶居民家,說完其他事情,‘順便’對他說‘如果您發現小區內有業主不戴口罩,可以向我們反映,業主和我們一起監督’。這樣居民才更能接受。”

再比如,居委干部做群眾工作的方式不外乎“曉之以理、動之以情”。在老公房小區,居民往往對“情”更為敏感,“動之以情”效果更好。但在新天地居民區,業主的法規意識特別強,“曉之以理”就要放在前面了。“業主經常會問我們‘你們這樣做,有什么法律依據?’,甚至還會要我們拿出文件來給他們看。”

小到召集業務會成員開會、舉辦業主活動,也要充分考慮到業主的生活方式。在新天地居民區,很多業主的一天開始于上午10點后,老小區那種早上8點就搞活動、召集開會的方式,在這里就行不通了;而下午,很多業主要睡好午覺或者待股市收盤,才會安心出門。所以,王晴與業委會成員碰面都安排在上午10點后或者下午3點后。

在這次疫情中,新天地居民區不少業委會、物業主動作為,走在前面,給了王晴很多信心。翠湖嘉苑業委會最早給小區物業配上了紅外線測溫儀,業委會主任陸麗娟經常在小區巡邏,物業公司積極配合居委會,收到外來人員信息第一時間向居委反饋;翠湖雅苑業委會與物業在今年2月初就出臺了“非常時期管理公約”,提出快遞消毒后統一送上門,外來人員上門要登記、測溫等措施;居委會主任袁英琴,也是翠湖御苑的業主、業委會主任,她不辭辛苦,做好居委會服務工作也兼顧小區防控工作。

這幾天,不少業主與租戶從海外陸續回來了,在業委會、物業配合下,居委干部緊鑼密鼓地落實好從海外歸來人員的信息登記、居家隔離等工作。“新天地居民區還有600多位業主與租戶尚未歸來,社區防控還有一定壓力。但在黨建引領下,我們的‘三駕馬車’合作越來越順暢,相信在共同努力下,我們一定守好社區的大門。”王晴說。

 

上一篇:國際搬家怎么才能節約費用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行業新聞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服務項目 | 海關信息 | 圖片展示 | 新聞資訊 | 聯系我們
排列七开奖结果